2014年4月3日星期四

孟子不是亞聖

雖然從小當過很多很多次的模範生,但我私底下其實只個很不聽話,沒有服從習慣的壞孩子。妥協是我的救生圈!第一次讀到 '說大人則藐之' 時,興奮得不得了。我完全同意亞聖孟子的看法!

看得出來我在開玩笑嗎?孟子哪裡是儒家信徒啊?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

從孟子的言論裡,一點也看不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痕跡。

他的'性善'學說,他的「人有不忍人之心」,「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社會主義的核心非常得我心。不過,他的弟子好像不太懂得他的言論,硬是把他歸到儒家行列裡,還以莫名其妙的'亞聖'來封他,讓他的學說被儒家學說給淡化!實在是中國人的一大損失。


就算是場不實際的夢罷!如果今天孟子的君民關係,性善學說取代了今天迂腐的儒家思想,勾心鬥角的孫子兵法的主流,今天的社會會是什麼樣子呢?

2014年3月28日星期五

我看「服貿」之爭



「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德裔政治理論思想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以納粹戰犯阿道夫•艾希曼的審判為實證案例,說明當社會上的大多數個人不思考,集體的瘋狂,最終將把整個社會推向極致的犯罪。。。。。。節自「邪惡的平庸」/ 漢娜·鄂蘭著作:

就我個人的解讀,'邪惡的平庸' 並不限於罪大惡極的邪惡。

不管是歷史也好,是正在進行的任何事件也好,受到人為因素的影響,我們永遠無法知道'事實真相'。對事情的判斷受到時間,空間跟環境的影響,我們的結論往往只是一個孤立單純的'判斷'。是對是錯還將由第三者/觀察者的角度來決定。

二次大戰以後,人們曾經在學院裡,在社區裡,做過無數次的實驗,證明人類多麼容易的會跟著別人/似是而非的權威起鬨!多麼容易的被洗腦。這其實不是什麼聳聽的危言,平日生活裡,各種廣告經常就是讓你在不知不覺中被洗腦的行為。

我其實不信德國人都是邪惡的,他們集體的惡行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下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其實我更相信不管是那一個民族,在那種環境下,會得到的結果可能都不會差到哪裡去。

由於'真相'的複雜與其模糊性,要得到理性的說服就變成了很大的工程。邪惡的呼籲或無傷大雅的廣告,原則上都基於同一定律:理性敵不過情緒/感覺。可惜這正是'民主'的弱點。 正如專制一樣,一個不健全的民主制度裡,如果'法治'的基礎不夠,就會產生很多'人治'的弊端,在所謂的民主國家裡,這將是亂象不斷的保證。

要有一個好的法治國家的先決條件是要有一個可行,有效率的'法'。從阿輝伯開始,到阿扁到馬政府,每次政治上的不安,行政上的弊端,漏洞,都不見有人提到要修正行政法。亡羊後的補牢雖無濟於當時的爭亂但可以讓民主逐漸的上軌道。兩黨間的廝殺只能分裂民心,徒使人們對政府失去信心。我怕這種亂象不但是今天的政府,明天的政府也將逃不過這種宿命!

2014年3月18日星期二

馬雅人怎麼寫數字?

剛來荷蘭的那幾年,曾買過一些自己喜歡的像兒童心理,歷史,園藝。。。之類的書看。希望靠興趣跟字典學荷語。還記得其中有一本叫 “測驗你的智力”的,裏面有個有趣的問題。在此藉著記憶,說明一下它大概的意思。

有一天王先生到一個外星球旅行。發現那裡的外星人的長相跟他們的日常生活和地球人幾乎一模一樣。唯一的差別只在他們的每隻手只有四根指


天王先生到了市場,看到某樣食物的標價是124外星元。請問對地球人王先生來說這到底是多少錢


案應該是預設因於地球人一共有10根指頭,我們小的時候算算術不是都扳著手指算嗎?所以十進位數字的選擇是理所當然的事。

1  x 10 @@@@@@@@@@@    1,2,3,4,5,6,7,8,9,10
2  x 10 @@@@@@@@@@@    11,12,13,14,15,16,17,18,19,20
3  x 10 @@@@@@@@@@@    21,22,23,24,25,26,27,28,29,30
4  x 10 @@@@@@@@@@@
5  x 10 @@@@@@@@@@@
6  x 10 @@@@@@@@@@@
7  x 10 @@@@@@@@@@@
8  x 10 @@@@@@@@@@@     71,72,73,74,75,76,77,78,79,80
9  x 10 @@@@@@@@@@@     81,82,83,84,85,86,87,88,89,90
10x 10 @@@@@@@@@@@     91,92,93,94,95,96,97,98,99,10
0

裡的外星人因為只有8根指頭,他們的數字系統自然就是8進位。也就是說他們的數目列應是:

1 x 8 @@@@@@@@    1,2,3,4,5,6,7,10
2 x 8 @@@@@@@@    11,12,13,14,15,16,17,20
3 x 8 @@@@@@@@    21,22,23,24,25,26,27,30
4 x 8 @@@@@@@@
5 x 8 @@@@@@@@
6 x 8 @@@@@@@@
7 x 8 @@@@@@@@
8 x 8 @@@@@@@@    71,72,73,74,75,76,77,100


所以:

W10 = D8 (外星人“W” 的10元 是 地球人“D” 的8元)
W20 = D8 x 2
W30 = D8 x 3

101, 102,103,104,105,106,107 ,110
111, 112,113,114,115,116,117 ,120
。。。。。。。

W100 = D80
W200 = D80 x 2

外星標價 W124元,也就是 W 100 + 20 + 4  = W 124
換算成地球人的數字系統應是D 80 + 16 + 4 = D 100
外星人的124元換算成地球人的數字概念就是100元。

===================


前兩天看到網上介紹以前馬雅文化的一篇文章Mystery of the Maya",提到以前馬雅人的數學是20進位的,並有零的概念(跟寫法)。害我興奮了好幾天。


(雖然文裡的影片全片都很精彩,有關數字方面的說明可以直接到放映後20分30秒的地方看起。非常精彩!)


上圖表是以前馬雅數字的寫法。看起來跟算盤的原理有點像。維基裡的 “Maya numerals” 裡舉了幾個計算的例子,看起來更像是在紙上打算盤!很有意思!

我猜他們一定是手指,腳趾一起算,才發明了20進位的數字算法!BBC 在 “The Fall of the Mayan Civilisation" 裡對馬雅文化極為讚賞。還特別強調馬雅人甚至有一個意指 400年 的“字”。  “Their civilisation was so stable and established, they even had a word for a 400-year time period.” (其實就是 20 x 20, 就像我們的 10x 10 是 “百” 一樣)。我敢打賭他們一定也有一個意指 8000 的字!:-)

2014年3月16日星期日

多變的地圖


歷史上,不管是坐定的中國也好,東征西討的蒙古也好,還有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等等的版圖都是忽大忽小隨時代而變。聯合國成立後,各國界限原則上似乎永遠也改不了,讓原來多變的 ”國家“ 界線一瞬間有了近於 “永恆” 的保障或限制。在歷史縱軸上,這國家大小的命運似乎完全決定於 “運氣” !

但事實證明聯合國的鉗制力有限,而且只要敢耍流氓,誰都可以不理聯合國的決議。1947年以色列立國後,至今還繼續不斷的在“成長”!東歐各族的雜居,給蘇俄一個為了“保護子民”而侵占的完美藉口。佔領過半數為蘇俄人的克里米亞 Cremia,似乎是理所當然之事。白俄,烏克蘭的東區,喬治亞國的北邊與俄交界之領土都是早晚的問題。“強國”的意思顯然等同於“不講道理的國家”!

收到朋友寄來的近千年歐洲國家的盛衰演進的影片,像是一部精簡歐洲史,精彩萬分!土耳其(昔:奧圖曼),義大利(昔:神聖羅馬帝國)法國(拿破崙期)德國(納粹)都曾可怕的大過。作為波蘭或匈牙利的國民心情也一定振奮不起來。而德國從原來到無以計數,天天打來打去的小王國到統一大國,到成為兩次世界大戰的罪首到傾倒性地慘敗;這會不會影響到他們的民族性呢?








2014年3月5日星期三

我愛 Schoorl 沙丘

 
從法國的西北邊,沿著海岸線往北走經過比利時,荷蘭,德國到丹麥有一線的沙丘。這些細沙經過海風吹起又落下,數千年的累積加上人工的栽植,形成一道變化多端,趣味無窮的海岸線。

 



回到家來,等不及的馬上上電腦看相片。咦! 怎麼每張相片的右下角都這麼模糊?不久前才買的照相機!驚愕傷心之餘,找出購物憑證,一心只想退貨!他慢條斯理的把照相機反過來看了一眼,緩緩地宣布:鏡頭上有個手指的印痕!:-)  天哪!想起數年前,我的天才侄子還曾因為我這種不謹慎的態度,嘲弄我不夠格玩相機!這回真是糗大了!

即便如此,還是擋不住我想替 Schoorl 做廣告的動機。在這裏貼了一大堆 “按了指印” 的相片,僅供參考!尚請包涵!




遠看到那直線往上走的階梯,心都涼了半截!卻發現所有不同的路線都是從這階梯開始走起,只好硬著頭皮“爬”了上去。

 

這張指印清楚得讓人心痛!


  
 算了一算,其實也不過 “只有” 156 階而已!


好不容易喘著氣爬了上去,發現自己已經到了海平面以上 54 公尺,沿岸沙丘的最高點。好幾千年的飛沙累積成的沙堆,讓這裡的風景看起來還真是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起伏有致的沙丘,讓即使只有單一松樹的林區也顯得趣味無窮!



眼前的景色讓我們愣住了!想到進園區時看到的解說裡提到:
過去兩年的時間裡,在此園區裡發生過 92 場火災!這裡並不乾燥,這些大多是縱火狂(Pyromania)的傑作!




看到這種景色,豈能不讓人扼腕?!




各色蕨類對燒過的空地卻有所偏愛,在燦爛的陽光下特別搶眼!可惜,可惜那 fat finger!!!!真叫人氣截!











在鬆散的沙堆上走一天,是事前沒想到的吃力,但在這種怡人的環境下,誰還在乎 ”走不快“?















這棕色植物就是“海德” Heather 矮灌木。夏天,這裡將是粉紅色的花海一片。



走到海邊時,發現已經不早了,我們卻才走了一半!!!













真的不能閒蕩了!加緊了腳步,連照相都沒時間了!





又是多彩的植被蕨類!又是一場大火?



難道是火焰雖然及時撲滅,地面上的小植物卻已燒盡,讓所有的樹都穿上了黑襪?



慘不忍睹!!!!!



跟這裡的花海預定了今夏的約會!




喜回起點!喜見終點!



Schoorl 沙丘!我們後會有期!


2014年3月4日星期二

18 歐元 飛米蘭








花了144歐元買了一張從阿姆斯特丹飛到米蘭,價值18歐元的來回票!:-)

 
 價格                                  18.00
 預購費                              10.00
 國際航線附加費              
61.00
 機場旅客服務費               15.46
 登機稅 國際/國內             13.20
 安全附加費                      12
.82
 地方稅                                6.50
 安全附加費                         2.63
 機場隔音附加費                 2.00
 機場旅客服務費                 1.41
 安全袋收費                         1.00
—————————————— 
 總價                          歐元144.02 



 我要嚴重的抗議!他們怎麼可以收我兩次安全附加費!!!
 

2014年3月2日星期日

美國經驗 :窩棚客棧


他問我是不是該去美國走走?反正也曾嚮往過密西西比河,Cajun 美食跟藍調音樂(The Blues),就順其自然罷!他說我們這一程要去朝拜三個王 Kings. 1. 搖滾樂歌王,貓王。"The King of Rock and Roll",Elvis Presley;2. 藍調吉他手 B.B. King 及3. 人權運動家 Martin Luther King!聽起來還蠻像一回事的。:-)

我們的行程是從 Dallas 出發,往東北開車到 Memphis 再折回向南,沿著61號公路 (The Blues Highway) 到 New Orleans.



美國回來轉眼已是好幾個月了,卻一直無法坐定寫遊美心得。在南加州的 Charlston 的 Sumter Fort 是我們旅程的最後一站。 Charlston 有個 White Point Garden。園裡有個紀念內戰時南方戰士的雕像。雕像圓柱上刻著的: “Count them happy who for their faith and their courage fight.” 一直讓我不能釋懷!這裡的 Faith 跟 Courage 不就是要保有黑奴制的信仰跟勇氣嗎?黑人看了這紀念雕像的感覺會是如何呢?難道是我會錯了意?回到家後,實在忍不住了,馬上就上網 Google 起來




思路從美國南北內戰,到黑奴,到棉花田,到印第安人,到“發現”,”發展“ 美國的法國人,英國人,西班牙人,德國人。。。到華工,排華政策,到愛爾蘭人,到。。。。再看了一次以美國內戰為背景的 “飄”,又看了剛上演的 “12 Years a Slave"。新書,舊書都擺在眼前,在網路上沒條理的東碰西碰,一路唱著”谷歌“,部落格也就不知不覺的被荒廢了。

朋友督促我寫點什麼。今個兒,還是不知該從哪裡說起,就隨性從旅遊半途截一段隨便聊聊。

話說這天我們一大早離開田納西州的曼非斯(Memphis),正式走上我們的 Mississippi Blues Trail。只聽他們說今天要到 "Shakepin" 過夜,我也沒多想什麼,反正跟著跑就是了。

從 Memphis 到 New Orleans 主要的農作物除了棉花外,還有煙草,靛藍燃料(Indigo),稻米跟甘蔗,是美國重要的農業區。內戰期間,美國南方聯盟生產的棉花占全世界的75%!大部分輸往英國,為美國帶來極大的財富!現在這裡人煙稀少,看到的儘是一望無際的農田。


 路邊的穀倉又多又大,印證了美國的一切都是大,極大跟超大的印象!



這是灌溉系統!


連農用車也是巨無霸!


車內朋友侃侃而談,車外景色卻乏善可陳,好像並沒看到什麼,天色就已近晚了。


朋友說:應該快到了!


我四處張望,心裡不知怎的開始緊張起來。這種荒涼的地方?怎麼可能?



朋友將車停在這建築的前面!這會是真的嗎



哪!原來 "Shakepin" 是 “Shack Up Inn"!是”窩棚客舍“!不是什麼地名!

 
這招待處裡卻毫不含糊的顯示出這裡曾是藍調音樂的重要據點。



自從1852年,這裡開了個棉花農場 Hopson Plantation 後,就開始大量收買黑奴來工作。資料顯示附近的一個小鎮裡6千多的居民裡有4千多是黑人!1944 年,Hopson Plantation 首先將棉花的種植跟採收全面機械化。黑人從此大量的往芝加哥等地北遷,離開了南方。


數年前,現今的主人將附近被黑奴離棄的木屋搬到這裡,經營起客舍的生意,也讓藍調粉絲更能深入的體會當時以藍調音樂抒發情懷的黑人生活的一面。

招待處的人非常親切,稍微介紹了這附近的環境後,我們就各自到自己的房間放行李去了。

下圖裡,被廢棄的鐵路曾是將棉花輸往北方的芝加哥跟南方的海港紐奧良/New Orleans 的幹線。大部分的棉花都從紐奧良外銷到英國。1944年,棉花的生產全面自動化後,失業的黑人也藉著這條鐵路北遷到芝加哥。


這裡的房子散落一圈。中間是穀倉改建的一個棚子。


看到我們的房舍後,我的心都揪到一起去了!


進屋一看,覺得其實也還好。裡面有乾淨的床單,有水,有電,有冷氣,甚至還有Wi-Fi!雖然談不上奢侈,至少也還讓人放心。想當年,這裡只是一個擋雨遮陽的空殼子!要從這裡體驗黑人實際的生活,還需要很多的想像力!




因為已經不早了,所以我們就直接到鎮上找東西果腹去了。小鎮上沒啥選擇,簡單地進了晚餐後,我們就到附近的一個“Juke Joint"去聽音樂。

南方的棉花田曾是黑奴遽增的重要原因。這些黑人平日工作繁重, 倍受虐待,無處可抒發心裡的苦悶跟憤恨。聚在一起唱歌就成了唯一的消遣活動。因為種族隔離的政策,他們每個禮拜的週末就聚在自己的 “Juke Joint" 裡唱歌作樂。(也許有人還記得投錢點唱的點唱機 Juke Box?)他們唱的歌多悲痛,哀傷與無奈,被稱為藍調音樂/Blues.
 

Reds 今年高齡 82。曾經驗過真正採棉花工人的生活的他,唱起歌來有板有眼。隨著他的歌聲跟舞步,我們恍然真的走入昔日黑人唱藍調的氣氛裡了。




回客舍的途中,忽然看到這個傳說中藍調吉他手Robert Johnson 為了彈好吉他,曾在這裡,61公路跟49公路的交叉路口,將靈魂賣給魔鬼的紀念標誌:The Crossroads!興奮得不得了!今晚真是此行的精華


了一晚的藍調,連夜色似乎都有點 Blues 了!



想多看幾個景點,又想深入感受所經之地,常常為旅途帶來不能兩全的挫折感。第二天,趕早起來搶了幾張留影。



好在來此投宿的旅客不需使用這個公廁!:-)


這種酒瓶樹是黑奴的典型裝飾物。 常見於棉花田邊。



這應該算是一個音樂會場,也是我們吃早餐的地方。


這裡原來是農場清理棉花的機械房。天花板上還留有棉花清理機 Gin 上端的抽風口. 也就是這種 Gin 的發明,增加了生產棉布的速度,導致棉花工人的大量需求,帶來日後的黑奴問題。


夏天的時候,這裡每個禮拜都會辦一場藍調演唱會。


想到這種除了從 “水龍頭” 流出來的美國咖啡以外,只有甜得要死的 Donut 的美國早餐,真有點傷感情!:-( 反過來想想,這種膩得吃不下的食物,不也正好可以減肥!哈哈哈哈!


在客舍旁有個此行不知為何少見的棉花田。占地不大,沒有美國式的格局。看來像是特別為遊客種的棉花田。


 棉花的成長生態:先開白花,


白花逐漸轉紅,


 整片田給人的印象好像只有白花,紅花的期限顯然不長。


在醞釀中的棉花花苞!


The King Cotton is born! 



藍調之旅跟黑奴生涯本來就有不解之緣,結果從藍調,到黑奴繼而談到棉花,還有很多很多觸及到的歷史文化。。。本來對這次的美國之行並沒什麼興趣,至多只是隨便應付配合別人的計劃而已,沒想到卻成了所有旅遊裡最豐富的一次!